中國頻道>> 文摘精粹 >> 正文 [消息樹]
保護視力色: 杏仁黃 秋葉褐 胭脂紅 芥末綠 天藍 雪青 灰 銀河白(默認色) 【字體: 【列印】
一休原是個花和尚

2005年5月26日 20:13
  看過《機靈小和尚一休僧》這套日本動畫電視片集的人,都會喜歡那個形象生動、活潑可愛的一休小和尚。據説這片集是根據日本民間傳説和軼事改編成的,一休和尚可以説在日本是個家喻戶曉的人物。不過,要是深究下去,問起人來,倒並非人人都講得出一休和尚的生平,很多人都只知道他是個聰明機智的小和尚,並不知道他是一個禪宗大師,而且是一個傑出的漢詩詩人。

  有關一休和尚的軼事和傳説很多,但並不全
符合事實,幸好他留下一本漢詩詩集,讀他的詩就如看一本他的傳記,一個思想高出於他那時代的獨立異行的奇人,就活生生地站出來了。因而有此一説,他的《狂雲集》是他的『詩傳』。

  一休和尚法名一休宗純(西元1394-1481),是日本室町時代的一個禪僧,動畫片集描寫的只是他童年時代的一小段生活,實際上他活到八十八歲。他出生在應永元年正月初一,他的父親是後小松天皇,母親是天皇的一個妃嬪。一休出生前的六十年間,日本經歷了南北朝的分裂局面,1392年才由足利義滿這個幕府將軍逼使南朝議和,結束了這場六十年的混戰,十五世紀初才出現了和平的希望。幕府將軍實際上在幕後操縱朝政,天皇並無實權。一休的母親原是南朝望族藤原家人,雖然後小松天皇對她寵愛有加,卻引起了皇后的嫉恨,當發現她懷了身孕,就以她是藤原後人,同情南朝,對朝廷心懷不滿為由,把她逐出皇宮。一休是在她離宮後出生的,故此他從未過過公子王孫的生活,而是在庶民中間長大。不過從一休的詩中,仍可看出他相信自己是皇室之後的痕跡,後小松天皇確實經常召他進宮中相見,當天皇臨終時,還把他召到床邊去,但這一切並沒有改變其庶民的身份,他從未被人當作王子,一休也從不以王子自居,他遵照母親的吩咐去做和尚。對於他的母親,我們也只有從她去世前寫給一休的一封信中略知一二,她希望兒子能成為一個能傲視釋迦牟尼的高僧。

  一休五歲就被母親送進京都的安國寺,當高僧象外集鑒的侍童,最初被命名為周健。他對研經很有興趣,十一歲就參與聽講佛經,十二歲開始學習寫作漢詩。在室町時代,一個有學問的和尚一定得會作漢詩,那時的佛教寺院被看成是文化堡壘,故和尚必須學會讀寫漢詩。一休青年時代是個極虔誠和遵守教規的僧徒,極為象外集鑒喜愛,後來正式收他為門徒。四年後,象外集鑒去世,一休失去老師,無比痛苦,二十三歲的他感到絕望,到琵琶湖靜戒了一週,最後決心投湖自殺。他的母親探知此事,派人去把他救活。

  一休放棄自殺的念頭後,決定第二年去追從禪宗開山大燈國師修練,可是大師卻很長一段時間把他拒諸門外,根本不肯接見,拒絕收他為徒。一休並不失望死心,守在寺門外等待。有一天大師出門,發現一休仍跪在寺門前,就命令門人向一休潑水,將他趕走。當他返寺時,看見一休仍跪在原地不動。這次大師點點頭,讓他進寺,正式收他為徒了。

  1418年一休二十四歲,大師為他命名為一休宗純。一休這名字的意思,他的一首偈詩作如是解釋:『欲從色界返空界,姑且短暫作一休,暴雨傾盤由它下,狂風卷地任它吹。』他認為物質世界和精神世界兩者都是重要的,一個人得不斷來往于這兩個世界之間,但其中得有一段短暫的休息,以便在純粹的自由中得以重生,風風雨雨以及任何外界勢力都與他無關。

  兩年後,1420年,一休終於悟道。在一個夏夜,雨雲低垂,他在琵琶湖的一艘小舟上冥想,突然聽見一聲鴉啼,不覺驚叫起來,頓時大徹大悟,感到所有煩惱不安盡行消失。當他把這體驗告訴大師,大師説:『你已修成阿羅漢,但仍未成正果。』一休答道:『若是如此,我樂得成阿羅漢,並不在乎修成正果了。』大師點點頭道:『你真的是個已修成了正果的人啦!』

  1422年,一休二十八歲,大德寺慶,所有僧人都穿上最華麗的袈裟參與盛典,唯獨一休穿一身破敝退色的舊袈裟,腳踏一雙草鞋出席。大師問他為什麼穿這樣一身不合時宜的打扮,一休答道:『我來了已使這盛典增光,我可無意去學那些假僧人的樣。』大師聽了微笑不語。事後有人問大師是否已選定繼承衣缽的傳人,大市説:『一休,雖然他的行為像個瘋子。』

  一休的『狂態』正是表達了他對那些僧侶虛偽的憤懣,他給自己起了個外號叫『狂雲子』,他寫的漢詩集就命名為《狂雲集》。他的詩在在都反映出他這種『狂』。出於對弄虛作假的僧侶極端不滿,他在大師去世前幾年就離開了寺院,他的行為走向另一極端,公然過起放蕩不羈的生活。1440年是開山大燈國師涅盤十三週年祭,大德寺僧乘機攫取各地大批禮物,一休對此大為不滿,在十日祭典的喧鬧後,他離開大德寺,臨走留下一首詩給一個同門師兄:

  『住庵十日意忙忙,腳下紅絲線甚長;

  他日君來如問我,魚行酒肆又淫坊。』

  一休的行為完全同僧規背道而馳,他縱情詩酒,飲酒吃魚,留連妓館。在《狂雲集》中他極其坦白地公開宣揚自己投身欲海的歡樂。如《題淫坊》:

  『美人云雨愛河深,樓子老禪樓上吟;

  我有抱持睫吻興,意無火聚捨身心。』

  這無疑是公開對僧眾的挑戰,目的正是諷刺那些假正經的僧人,事實上幾乎所有的寺僧暗地裏都在追求肉欲,為非作歹,只是不敢公然行事而矣。難怪開山大燈斥責這類無恥僧人『全是邪惡敗類』了。

  早在1437年,一休四十三歲,正值大德寺為開山大燈國師舉辦百年大忌,一休就帶了一個女子去參拜國師之墓。一休弟子編的《年譜》中説;『師年四十三,是年適逢開山國師百年大忌。師前往塔下參拜,一女子帶衣袋在後隨行。』寺僧聚在一起誦經,為國師祈求冥福,一休非但不去誦經,卻帶那女子夜宿庵房,一邊聽誦經,一邊同女子調笑。他認為開山國師絕不會接受那群『邪惡敗類』誦經的,與其誦經不如同女子談情更合真性情。他最遵敬的一位祖師是中國的慈明和尚,就經常有老婆跟隨,所以他不在乎別人譏笑,公然帶女子進寺。他還寫了一首《大燈忌宿忌以前對美人》以表態:

  『開山宿忌聽諷經,經咒逆耳眾僧聲,

  雲雨風流事終後,夢閨私語笑慈明。』

  『夢閨』是一休的另一個自號。

  一休對僧人的虛偽的批評毫不留情,尤其對同門師兄養叟(大德寺第二十六任住持)更是口誅筆伐,直指養叟是『一條毒蛇』、『勾引女人的淫棍』和『麻瘋病人』。大德寺曾一度失火,養叟向有錢的俗人募到大筆金錢,以博得朝廷給他封號。不過一休知道養叟是用許諾商人悟道至福以索取這大批金錢的,他認為這是為了物質利益而強姦了禪宗。養叟死時八十二歲,其死況在其傳略語焉不詳,故隱其因,一休在《自戒》詩中,揭露養叟死於麻瘋,死前痛苦不堪。養叟的弟子門人惱恨萬分,曾一度派人去行刺,想殺死一休。

  一休不只是批判那些假正經、真貪邪的僧人,毫不妥協地維護禪宗的精神純潔,他對自己的生活和寫作的批評,也是很嚴厲的,在《自戒》詩中就這樣説:

  『罪過彌天純藏主,世許宗門賓中主,

  説禪逼人詩格工,無量劫來惡道主。』
  [第一頁] [第二頁]


選稿:吳晨    來源:千龍網   
 
 

滬19-27℃ 京15-29℃ 穗26-32℃
連戰訪大陸 宋楚瑜訪大陸
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補選
南方都市報記者被歹徒斷指
胡錦濤主席出訪南亞三國
一海關副科長駕車撞死6人
……>>更多
畫説九州
中國十大貪官豪宅[組圖]
吉林發現日軍遺留彈藥坑
臥龍將建大熊貓血庫
……>>更多
深度‧聚焦
21世紀經濟報道--十大貪官豪宅[組圖]
環球時報--我們還需多少年追上日本
新華網-跨省高考暴露制度缺陷
CCTV--日教師收集南京大屠殺證據
CCTV--江蘇制止婚喪宴鋪張"只限八桌"
央視《生活》-化粧品充祛疤藥物坑人
……>>更多
法規解讀
制定《村民委員會選舉法》提上議事日程
兩高出臺辦理賭博案 司法解釋從重處罰"官賭"
43部法律法規、規章5月1日起開始實施[解讀]
《公務員法》權威解釋
……>>更多
東方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複製或建立鏡像